北京遭遇全运会最差战绩 奖牌榜首次跌出前十

  四年一度的全国运动会竞技项目比赛于9月26日晚全部结束。尽管从上届天津全运会开始,官方就不再列出奖牌榜,但各参赛单位仍然有自己的金牌、奖牌统计,大家都会对自己所属省市的竞技体育成绩做一个盘点。最终山东、广东、浙江三省分别以58、54、44金的成绩排在金牌榜前三位,北京获得21金,仅列第11位。

  本届成绩

  金牌数仅为获第四的江苏的一半

  山东、广东取得如此佳绩,靠的是在诸多项目上拥有强大而全面的实力,靠的是拥有不少能力突出的国内体育明星。浙江跻身前三,依仗的则是所向披靡的游泳军团,正所谓“中国游泳看浙江”,这三个代表团排列金牌榜前三位实至名归。而江苏、上海等传统体育强省、市在金牌榜上的排位与往届全运会相比变化不大,他们分别以42金和36金位列第四、五位。辽宁在26日晚凭借男篮、摔跤等项目上的出色表现,最终以22金跻身前十,算是保住了昔日体育大省的一丝颜面。

  北京体育代表团最终的成绩为金牌21枚、银牌14枚、铜牌15枚,总计50枚奖牌,排在第11位,这是北京代表团参加全运会以来的最差战绩,其金牌总数仅为获得第四的江苏代表团的一半,更不要提与前三名代表团相比。

  诚然,论人口或者说选材基数,北京不能同广东、山东这些人口大省相提并论,但与获得36枚金牌、91枚奖牌的上海相比,也被甩下很远。而且,北京体育代表团在全运会历史上第一次在奖牌榜上被湖北、湖南、福建和四川超越,这不能不引起相关体育管理部门的重视。

  金牌分布

  跳水、乒乓球等优势项目可圈可点

  综观全运会历史,前四届是北京代表团成绩最佳的时期,北京两次列第三,两次获第二。其后的若干届全运会,随着经济的发展,竞技体育运动在各地的普及和开展,北京的竞技体育在全运会上的排名呈现逐步下降的趋势。北京代表团从第四到第七的排名都曾拿过,最低排名是第八届全运会的第七,第五、六届全运会则分别排在第4位。在上届天津全运会上,北京代表团排奖牌榜第5位。

  这期间,北京和上海两大直辖市在进行竞争时也是有输有赢,实力不相上下。而在陕西全运会上,北京的竞技体育实力、水平和影响力大幅退步,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具体分析北京代表团所获的全部奖牌,其实在几个传统优势项目中,北京选手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基本延续了以往的势头。比如北京在跳水、花游、乒乓球、跆拳道、柔道、体操等项目上,大多是凭借自己单独的力量赢得了金牌,而且不少项目都是拿到了复数的金牌,支撑起了北京团的金牌架构。此外,在诸如射箭、自行车、举重、游泳、空手道等个别项目上也拿到了第一名。

  其余金牌,北京团则是凭借着本届全运会上特殊的“奥运联合队”政策受益,但除了杨钊煊的网球、张家齐的跳水等还能看出是对“联合队”的夺金起到了决定作用,在女篮、女足、女子八人单桨有舵手等集体项目中,北京队各有潘臻琦、王妍雯、苗甜一人位列其中,这些项目依靠的是团队、集体的力量,北京在这些项目上完全不具备优势,如果单独组队,很难去争夺奖牌。而且在这些集体项目中,广东、上海、山东等省、市单位分别有两三人以上的队员入选,按照规定可以获得两枚金牌,其团队优势和在队中所起的作用更加明显。

  尴尬现状

  游泳仅获两金 田径颗粒无收

  在全运会体能基础大项田径和游泳这两个金牌大项上,有将近90枚金牌,而北京队仅在女子蛙泳两个项目中依靠于静瑶拼出来两金,在田径赛场则是颗粒无收。进入新世纪以来,北京游泳在全运会上的最佳表现就是2009年的山东全运会,当时凭借着张琳、陈祚、张宇以及女将刘京的出色表现,北京泳军拿下了4金5银2铜的优异成绩,而随着几位京籍老将的退役,浙江游泳的强势崛起,到了2013年辽宁全运会,北京游泳金牌数为零。2017年天津全运会上,凭借着首次参赛的于静瑶在苏浙京联队女子4×100米混合泳项目上获得的第一,北京游泳队总算是有一金入账,而且当时于静瑶还仅仅是在预赛中出场,决赛里并未登场。

  又一个四年,幸亏有于静瑶的快速成长,拼下了上海新秀唐钱婷和浙江名将叶诗文,但在其他项目上,经常是连决赛的前八名中都看不到北京选手的影子。

  北京田径的退步更为明显。2013年辽宁全运会,北京体育管理人士在田径比赛结束之后曾总结出了让北京田径人自豪的一段话:“北京体育健儿在本届全运会上跑得最快、跳得最高、飞得最远。”这是指张培萌拿下了男子100米决赛冠军,王宇拿到了男子跳高第一,李金哲获得了男子跳远金牌。北京田径健儿在三大项目上一举夺得了田赛、径赛最具分量的金牌,彼时是何等的风光。而到了陕西田径赛场的决赛时,罕有北京选手的身影,争取金牌更是无从谈起。

  在本届全运会最后一天游泳比赛结束后,刚刚打破了女子50米自由泳亚洲纪录的广东选手刘湘豪迈地说,“广东田径看添哥,广东游泳有湘姐。”这话令旁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危机不断

  三大球项目成绩滑落,战绩不佳

  最后说说三大球。虽然球类项目金牌不多,但是集体项目更能提振士气,更能展现团队精神,而北京体育代表团的三大球项目在全运会上留给大家的美好记忆却并不多。1983年全运会男篮决赛,以徐元生、冯维、袁超、刘建立、闵鹿蕾等组成的北京队以弱胜强,击败国手云集的八一队;2013年全运会男排决赛北京队经过5局苦战,挽救多个赛点最终夺冠的场面至今让人津津乐道,但三大球北京队近40年来在全运会上的优异表现却屈指可数。

  在上届天津全运会上,北京队还拿下了男排亚军,女排首次登上领奖台获得铜牌。而到了陕西,除了“小男排”即U20男排拼到了一个第三之外,其余皆无建树。北京女足获得第四、北京女篮获得第五已是各自在近几届全运会上的最佳战绩,而北京男排已滑落到第七、北京女排更是根本没有获得决赛圈资格。男足近来的全运会不设成年组比赛,北京U20队也只以第八收场,并不具备争牌的实力。这就是北京三大球在全运会上的现状,当然也基本反映了北京这些大球项目近年来在联赛中的地位。

  总体而言,北京竞技体育的综合实力近来有所下降,这是不争的事实。全运会上各省、市在奖牌榜上的排名就是竞技体育实力的综合反映。除辽宁、北京名次下降之外,广东、山东、浙江、江苏、上海这些省、市在陕西全运会上都取得了与其地位相匹配的成绩。北京代表团的成绩和奖牌榜位置与天津全运会时相比下降了6个位次,可以说已经是处于中游。北京体育的决策者们需要有危机意识,让竞技体育重新成为一张城市名片,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和责任。打造全国“体育之都”不能仅仅停留在设想和口号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为你推荐